位置:飛責科技網 > 創業 > 正文 >

點贊社會的來臨:數碼景觀,虛假承認與權力的復古

2022年01月28日 16:06來源:網絡搜索手機版

合八字算婚姻軟件,聶曦,九江房產信息網

字號 超大 大 標準 小 “點贊”在英文里多用“like”,有“喜歡”的意思,這個詞也被法語和德語引進作為點贊的用詞,只是詞形稍作變化,即liker,liken。而在中文里,點贊除了“點”這個動作外,也有“贊賞”的意思,所以,當我們在朋友圈里只是出于個人的“喜歡”來“點贊”時,這還是個人的喜好行為,可當我們在朋友圈越來越多地考慮到對方的權勢,或者因為各種各樣以“朋友”名義發出的“請求”來點贊時,當我們越來越多地依靠點贊的多少來評價自身乃至身邊的事物時,這就意味著點贊已經不是個人化的喜好行為——我們已經不知不覺進入了一個“點贊社會”。在這個由點贊構成的“社會”里,點贊首先是個景觀,它不僅是一種金錢構成的商業的景觀,也是由權力構成的政治的景觀,當然,其本質上是個數碼景觀。每當我們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身后猶如哈雷彗星一般拖拽的同行們耀眼的密密麻麻的點贊時,在驚艷的同時也發出會心一笑,因為知道這是來自其頭頂的權力的冠冕在發光;而每當我們看到有人身后猶如金光燦燦的巨龍一般舞動著來自各行各業的人的龍鱗一樣層層疊疊的點贊時,讓人忍不住也想以附驥尾,就明白那是金錢在發出誘人的光芒。在朋友圈里,點贊以赤裸裸的數碼景觀的形式表現出個人的交換價值,而點贊的數目就如武俠小說里的丐幫弟子身上掛著的垃圾袋的功能一樣,明碼標價,垃圾袋的數量越多,其等級也越高。而點贊也因此成為可以“觀看”的權力和金錢。但是,在點贊社會里,點贊已經不再是人們自主意愿的表達,而成為一種“背書”行動。德波說景觀并非是一種簡單的“圖像的集合”(ensemble d'images),而是人與人以圖像為中介建立的一種社會關系。由點贊的圖像構成的景觀同樣如此,因為人與人之間的點贊其實是一個“承認”問題,涉及到對他者的認可。但是當點贊的獲得不再是出自對方自主的承認,也即不是出自對方的“喜歡”,而是變成了“求”和“確認”時,點贊就由個人的“喜歡”(like)變成了公開的“背書”(endorse)。這種“背書”的點贊在形成商業和政治景觀的同時,也成為點贊者對被點贊者服從的標志。而那些被點贊者就像是開屏的孔雀,它所收獲的每一個點贊都會變成其尾翼上的五彩斑斕的“眼睛”,讓其可以藐視一切。就像孔雀張開自己的布滿“眼睛”的尾巴,既是為了向自己心儀的偶像拋去“媚眼”,希望得到對方的青睞,也是為了對自己的敵手“怒目”而視,不戰而屈人之兵。同樣,那些被點贊者在眾人的“圍觀”中,也不僅可以進一步增強自身的“魅力”和“威懾力”,也讓那些相形見絀、自愧不如的人因為受到“點贊恫嚇”而屈從于對方的“霸權”,不得不違心的獻上一個姍姍來遲的“點”贊。也因此,在點贊社會,已經在進入現代社會后逐漸隱身的各種權力突然變得可見了,權力的自我展示和自我確認過程通過點贊直接以景觀的形式展現在眾人面前。而權力的這種自我演繹或者說“刷存在感”的方式很給人以“復古”之感,因為權力并非如?滤胂蟮娜缟硖幀F代的全景敞視監獄中那樣,將自己隱藏在中央的高塔之內,以不可見的形式存在,而是將自己凸顯出來,像燈塔一樣成為囚徒們目光的焦點,從中獲得愉悅和“手肯”/“首肯”,也即點贊。權力重新像古典時期一樣,再次回到了劇院模式,也即由很多人圍觀一個人的模式,而不再像現代時期那樣,由一個人透視很多人的全景敞視監獄的模式。所以,點贊社會其實是一種“復古”的數碼“君權社會”(le société de souveraineté)。換句話說,權力不再是冷冰冰的不可見的目光,而是像人一樣害怕孤獨,需要溫情脈脈的慰藉,需要眾人的目光照亮自己,需要無盡的贊美,而這網絡時代的“目光”就是服從的點贊,在這種點贊中,權力以確保自身獲得“承認”。但是,這種“點贊承認”實質上是一種虛假的承認,因為對方承認的是權力而非人本身,所以,可以想見,在權力消失之時,就像靈魂突然離開肉身一樣,這些點贊也會無情地隨之消失。在點贊社會,因為權力的點贊模式的出現,使得所有的行動都演變為各種各樣的點贊行動,點贊也隨之成為一種規訓活動,其目的在于通過規范人的意見并使自己得到贊同,將某種規范通過服從來予以推廣。因此,也可以說,點贊社會也是一個規訓社會(le société disciplinaire),F在各個單位不管做什么事情,諸如委任新的管理人員,評選先進模范人員,以及年終的各種考評總結等,都以各種“表格”的形式出現,這些表格的“表”面上或以征求意見為名,但表格的“格”里的結果其實均已確定,只是以“求點贊”為目的對人的意見予以統一的“格式化”而已。?抡f權力就是以行為引導行為,以轉變其可能性,而今天無所不在的點贊就是權力巧妙地引導人改變自己的行為的“金手指”。我前些天曾在一個快餐店用餐,愉快的手機小程序里出現了被請“提意見”,其實就是“求”點贊,為了免于麻煩,同時也是愛貪小便宜的我為了可以拿到一個優惠券,我一律予以點贊。但是,沒想到,在我離開這家快餐店不久,就突然收到了服務員的電話,問我是否對他們的服務不滿意,我非常奇怪,因為我已經對他們的服務給予了充分的點贊,直到對方告訴我在最后一項用餐體驗中只點了四個星號而不是五個星號時才意識到自己百密一疏,在其服務質量上少點了一個星號。對方對我說,如果我沒有給他們五星點贊,就是不滿意,他們也會因此受到批評,為了他們不受批評,也為了自己有個好心情,我只好立即聲明,我對他們的服務非常滿意,只是漏點了一個星號而已,如果他們的領導為此批評他們,可以直接給我電話,我一定會給出滿意的解釋,對方才掛掉了電話。顯然,點贊這種新的權力的運用形式已經使得人欲罷不能,但也因此讓人疲于奔命,因為點贊已經成為每個人的一種社會“責任”,隨時隨地都需要對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情予以點贊。更讓人不得不點贊的是,就在每個人都在給他人點贊的同時,自己也不得不依靠他人的點贊來確立自己的存在的“價值”。即使是點贊帶來的是虛假的承認,或者只是顛倒的鏡像,可每個人都無法回避面對鏡像中的自己,同時凝視身后的那個看不到的數碼黑洞。而在目光消失之處,這冷酷的數碼鏡像,或許就像《白雪公主》里的那面喜歡講“真話”的“魔鏡”一樣,同樣會真實的告訴鏡子之外的你的真實的處境:你的“價值”就在你的點贊之中。當然,親愛的朋友,當你看到這里時,可能已經意識到,這篇短文就要結束了,而在這個點贊社會,毫無例外,一切事物最后都需要你給出一個點贊,這篇文章同樣需要你最后給出一個點贊。只是當你點贊和分享我的這篇文章時,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你只是因為被這篇文章打動,出于“喜歡”才點贊和分享,而并非我是個大學老師才點贊。因為眾所周知,像我這樣的無權無勢且收入菲薄的大學老師,除了可以得到一個讓人愉悅的點贊之外,其實和你一樣一無所有,而我之所以寫出這篇文章,基本上是用愛發電,就像你因為愛給出一個點贊一樣。2022年1月15日匆草于五角場(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本文地址:http://www.mountaincyclingdvds.com/chuangye/741388.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江老汉吃嫩草开花苞